首进德国杯决赛!施特赖希:没经验?我们总赢决赛!

不出所料,德甲排名第5的弗赖堡客场淘汰德乙第6的汉堡,率先闯入了5月21日晚在柏林奥林匹克体育场上演的德国杯决赛,对手将在莱比锡RB与柏林联盟之间产生。这是弗赖堡首次打进德国杯决赛,但主帅施特赖希并不认为球队缺少杯赛决赛经验,“我们总是赢决赛。”在2011/12赛季冬歇期接掌一线队帅印的施特赖希没有吹牛,他曾在2006、2009和2011年3次带领弗赖堡U19队赢得青年德国杯冠军,而后腰赫夫勒和右后卫若纳唐施密德都来自那支2009年青年德国杯冠军队。

表面上看,弗赖堡在这场半决赛中踢得轻松写意,因为上半场就已经3比0领先,但其实过程还是遇到了一些阻力。尼尔斯彼得森与前文提及的赫夫勒,在第11和第17分钟就连下两城。对于这2个丢球,汉堡门将霍伊尔费尔南德斯都要负上很大责任:第1球是他将赫夫勒的传中拍到了彼得森跟前,完成了“乌龙助攻”;第2球则是他在禁区内横传失误被罗兰绍洛伊抢断,最终转化为赫夫勒的远射被顺劳伸腿一挡折射入网。

第3个丢球,轮到了右后卫海尔倒霉。尼科施洛特贝克沿左肋带球助攻到禁区前沿横传,结果打在郑优营脚后跟上弹了回来,施洛特贝克想要重新得球时失去平衡,一屁股坐在地上。结果这一踉跄,导致在身后试图解围的海尔收不住脚,没踢到球,却踢中了施洛特贝克的脖子。事发时视野很好的主裁判艾泰金没有任何表示,后来才通过回看录像补吹了点球。格里福打入一记质量奇高的点球,第35分钟就将比分改写为3比0。

就在丢掉第3球后仅仅3分钟,汉堡打出一次精彩的快速反击,由芬兰小将苏霍宁单刀破门。但VAR再度介入,发现在瓦格诺曼传球瞬间,苏霍宁越位在先,进球无效。2次VAR判罚一进一出,汉堡净亏2球。当然,判罚都是正确的,汉堡只能怪自己不走运。其实在这个单刀球被吹掉之前,年仅21岁的苏霍宁还在禁区内获得一次绝佳机会,可惜他在点球点附近的左脚大力低射被弗莱肯用脚化解。

其实不光是净负3球的上半场,纵观整场比赛,汉堡所创造出来的得分良机并不少于弗赖堡。但直到第88分钟,高中锋格拉策尔才总算攻破了弗莱肯的大门。数据显示,两队各完成了12次射门,而且汉堡无论是控球率(63%)、传球成功率(80%)还是对抗成功率(55%)都压倒了对手。蒂姆瓦尔特的球队完全不像一般低级别球队面对顶级球队时的表现,在坐满57000名球迷的人民公园球场踢得非常积极和勇敢。施特赖希赛后也肯定了对手的表现,“汉堡的技战术表现非常好,我们必须在无球状态下付出很大的努力——小伙子们对此做好了准备。只有这样,你才能赢得这样一场比赛。”

已经33岁的彼得森曾在2011/12赛季随拜仁打进过德国杯决赛,但2比5惨败给莱万多夫斯基领衔的多特蒙德(彼得森并没有出场)。时隔足足9个赛季之后,他终于重返柏林决赛。这位弗赖堡队史头号射手(102球)表示:“成为职业球员就是为了这种时刻。打进决赛对于弗赖堡来说是很特别的事情。”因为这家小球会从未赢得过顶级赛事冠军(在职业赛事中只有4次德乙夺冠记录),而闯入德国杯决赛则是第一回——此前的最佳成绩2012/13赛季在半决赛客场1比2负于斯图加特。

如果说彼得森缺乏决赛获胜经验(效力拜仁的那个赛季成为了尴尬的“三亚王”,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男足决赛中又互射点球惜败于东道主巴西,他还射丢了最后一个点球),那么施特赖希的经历则截然相反。正如他所说,他3次带领弗赖堡U19队打进青年德国杯决赛,每一次都是赢家。而且在2007/08赛季U19德甲当中,他的球队还在决赛中2比0击败沃尔夫斯堡而夺冠。施特赖希就说:“有几个小伙子打进过青年德国杯决赛,这听起来有点奇怪,但这是事实,他们当时还赢了。”除了赫夫勒和施密德,师弟尼科施洛特贝克和凯特尔后来也在2018年青年德国杯中夺冠。因此,施特赖希并不担心球员届时在柏林决赛中会“过于紧张”。

对于决赛对手,施特赖希表示:“如果是柏林联盟进决赛,那将是不可想象的,因为他们将在自己的城市比赛。假如是莱比锡进决赛,他们也配得上。但不管是谁,你都要在面对这样的球队时经受住考验。你必须争取赢下比赛——即便赢不下来,我们好歹还是到了柏林。”本赛季联赛中,弗赖堡与莱比锡两回合都战成1比1平,而德甲前半程倒数第2轮则在客场0比0言和柏林联盟。这3支从未赢得过德国杯冠军的球队,真的是旗鼓相当。

假如是面对柏林联盟,对于后防中坚尼科施洛特贝克以及他的哥哥凯文来说将是梦幻决赛,因为兄弟俩过去两个赛季先后租借效力于这支柏林球队。一年前,尼科就是以柏林联盟球员的身份,代表德国U21队在决赛中1比0击败葡萄牙而成为了欧洲冠军。一贯自信心爆棚的尼科就说:“我算过了:如果我们从现在开始赢5场球,我们就会成为杯赛冠军和欧冠参赛队。这是我们的目标。我想我们可以做得到。”

那么下一个问题是:尼科施洛特贝克下赛季还会代表弗赖堡参加欧战吗?与汉堡赛前,坊间传出了他情定多特蒙德的消息。不过他在赛后辟谣,“我会在赛季结束后才做决定。”22岁的施洛特贝克与弗赖堡的合同只剩一年,据信花2500万欧元左右即可在今夏把他带走。除了多特蒙德,拜仁也对他很感兴趣。不过这位前途无量的德国国脚表示:“今天我只会考虑弗赖堡。我正在享受这个晚上,我更加关心今晚要跟小伙伴喝些什么。”至于下赛季,他会在本赛季结束之后“跟弗赖堡的负责人坐下来讨论一切”。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